首页 »

台湾县市长选举在即,国民党地方势力大行其道,候选人“年轻化”沦为口号

2019/10/10 4:18:03

台湾县市长选举在即,国民党地方势力大行其道,候选人“年轻化”沦为口号

 

11月24日台湾“九合一”选举就将举行,县市长选战更是重中之重,国民党的局面并不乐观。随着党产被归零、党工削减,国民党基层动员力大不如前。党部主委直选后,中央党部更是叫不动地方党部,甚至需要地方党部帮忙募款来缓解经济危机。

 

面对绿营的强大压力,国民党地方派系或被收编,或抱团取暖,尤以中南部最为严重。国民党主席对于地方派系有所求,甚至需要对方支持才能当选,地方派系抱团进驻中央党部已成趋势,导致县市长提名时地方势力坐大而国民党中央话语权减少。如今,国民党县市长提名都是老面孔,外界讥讽为“满地回锅肉”,“年轻化”沦为口号,要如何打赢年底选战?

 

国民党地方党部丧失战斗力

 

2月1日开始,国民党中央仅向地方党部投入两名党工薪水和部分业务费用,剩下的经费由地方自筹。桃园市党部一年需要2200万新台币,财力雄厚的桃园党部主委杨敏盛就认为,既然地方自筹财源,未来中央地方若意见相左,就要协商,不是完全听令中央党部。相比北部党部较好募款,国民党实力本就弱小的中南部压力很大。屏东县党部主委廖婉汝要将所剩11名党工再裁三分之一。台南党部现有党工25人,一年开销约为1400万新台币,主委谢龙介认为人数已经不能再减。高雄市党部一年约需要2000万新台币开支,主委韩国瑜就表示,现有36名党工至少裁剪三分之一,剩下三分之二党工的薪水要再打六折。

 

蔡英文当局改革过后,军公教大减薪,国民党并没有很好地维护他们的利益,经济情况不景气,中小企业运营更加困难,韩国瑜就感慨,“在募款上我们很不好意思,甚至不知道该从何开口”。更为严重的是,国民党面临着民进党的追杀无所作为,即使是再亲蓝的企业主也不敢公然支持国民党,国民党也不能一直靠郭台铭“雪中送炭”来救急。选区募款不力还会再度削减党工,动员能力更会下降,应对此后的选举更加力不从心,形成恶性循环。

 

韩国瑜因缺钱缺人多次向党主席吴敦义要资源,“高雄不需要满汉全席但至少需要一碗卤肉饭”,因未获吴敦义正面应允、一怒之下报名参选台北市长,而后又宣布退选,引发外界对国民党地方党部困境的关注,同时也让高雄蓝营人心惶惶,对选情充满负面观感。

 

国民党县市长选情陷入混沌

 

国民党对地方势力作出过多的妥协,或者说吴敦义领导的党中央压根不介入、坐视地方势力主导选战布局:在新竹市、澎湖县、嘉义市提名原任县市长回锅参选,在云林县、基隆市由上届候选人再战,台北市、台南市很有可能再派出老面孔上阵,且上述县市均有分裂危机。

 

年轻一代的指标性人物,蒋万安不参选台北市长、江启臣竞逐台中市长落败,国民党世代交替步履维艰,“年轻化”更是沦为口号。吴敦义部署的“师徒制”、青年议会裹足不前,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仍占据国民党的主导位置,原本就不多的年轻人很难冒尖。

 

基隆市党内初选出现“民调误植”导致结果翻盘,新北市参选人周锡玮随即质疑民调的可靠性,嘉义市参选人、议长萧淑丽更是以此为借口强调“脱党参选”的必要性,随后基隆市出现“胜者退选、败者上阵”的诡异现象,更令外界对于国民党的选情充满担忧。随后进行的台中市长初选中,尽管差距也非常小,但败者江启臣体现出君子之风,总算为国民党的选情止血,但国民党在多个选区仍然面临苦战。

 

在桃园、台北两个重点战区,国民党的初选登记已经截止,尚无候选人能够与现任市长柯文哲一战。高雄市有不分区陈宜民积极争取,并获得地方派系的支持,党部主委韩国瑜日前流露出参选台北市长的意向,并且与陈宜民不合,如何调整双方矛盾,共推统一候选人也成变数。国民党本准备在澎湖县提名前县长赖峰伟,结果引发副议长、前县长、马公市长与前议员等的不满,因而暂缓提名,王金平介入后表面上各候选人达成一致,但实际上人马并未整合。

 

整体看来,泛蓝阵营在宜兰、新北、花莲、金门、马祖、苗栗、南投仍然处于领先位置,但其他十几个县市并没有乐观的本钱。被吴敦义视为桃园市长第一人选的前“蓝委”陈根德也公开表示,吴敦义接党主席,国民党还是看不到中心思想。没有清楚的定位,没有让选民强烈对国民党的期望,民调才会拉不起来。国民党要找到自己的战场,同时解决好县市党部缺资源的问题,中央党部更不能两手一摊、任由地方党部进行提名,进行全盘规划及布局才有翻转空间。